1

40人团队为1名艺人服务,艺人经纪专业化程度提高了吗?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128个幕后故事

——————

杨幂和迪丽热巴


综艺节目的出现、高流量经纪人的诞生,艺人背后的经纪团队已经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备受关注的同时,行业自身也在发生着迭代和变化,从最初的亲戚帮忙、“保姆式”照看,到影视公司+艺人经纪合作,再到艺人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跃身成为老板,最后到如今的头部艺人选择签约独立的艺人经纪公司,这个一直被光环笼罩的产业,其实一直都在泥泞中摸索前行。


“像我入行的时候,又做宣传、又做经纪,带艺人走完通告,可能又要写稿子、发稿子,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赫茹2005年入行,说起这14年来的行业变化,她感受颇深,“虽然这行的入行门槛依旧不高,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专业人才进入,工作内容和职责的明确让艺人经纪业务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恶意竞争的现象仍然存在。”


赵丽颖加入李冰冰为创始人之一的和颂传媒


日常工作中的经纪人、商务经纪、影视经纪、执行经纪、宣传主管、宣传、公关、造型师、工作助理;跟组的生活助理、化妆师、摄影师、厨师、司机;再加上一般公司内部会共享的工商税法专员,以及一些外包宣传或者商务团队...


一个艺人身边,围绕着40几个工作人员已经是一种常态,而这也仅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人数增加、工作内容细化,就代表着艺人经纪行业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吗?


另一方面,粉丝经济的崛起也让这个长久以来都是TO B的行业,有了TO C的苗头,“行业越来越规范其实取决于你更多的去考虑用户了。”黑金经纪创始人兼董事长聂心远告诉娱理工作室。粉丝的话语权越来越重,其实也影响了一些B端对于艺人的采购选择,同时偶像型艺人和传统艺人的发展路径正在逐步区分,培养方式也正在发生改变。


聂心远微博吐槽


可以,但没必要


工作的细化意味着工作人数、人工成本、沟通成本的增加,这些增加可不可以呢?可以,艺人确实正在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市场环境,而分工更明确的团队有可能能保证其不错过任何一个优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秀的资源,但这些人员增加是必要的吗?其实并不尽然。


“近两年影视寒冬、查税严格,为什么有大批量的人员离职,但公司还能照常运转?其实这些人或许就是‘不必要’的存在。”当然,如果只是想讲究一个排场,那就更是画蛇添足了。


“工作的细化、人员的增加,其实并不是艺人经纪这个行业变得更加专业化的表现,相反,如果从业人员的素质提高,能够做到各司其职的话,才是这个行业能变得专业化的前提。”赫茹的团队人数并不多,人员成本和宣传成本的控制其实是艺人团队需要考虑的问题。


从艺人的工作角度来讲,一位艺人的日常工作,真的需要那么多人来围着他转吗?“不红的艺人就很少,基本没有什么强度,无非就是剧组工作,每天拍戏14到15个小时的身体上的劳累,但是头部艺人就真的是分身乏术。”


拍戏、商业活动、真人秀等工作应接不暇,“这个时候就更需要专业的人来为他服务了。”人数不在多,而在精。


加盟《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的朱亚文


图源微博@朱亚文


“猪队友”在艺人经纪圈里太常见了。


小刘是某部剧的副导演,有一次通知艺人来剧组定妆,其经纪人要求派两辆车来接送,一辆奥迪A8,一辆别克商务,声称艺人自己要坐奥迪,而他和艺人助理要坐商务,并要求全剧组包括导演、制片人、投资人全部下楼列队欢迎,“有很多时候这也并不是艺人的本意,基本就是猪队友在作妖。”


制片人杨总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电视台突然来消息,剧马上就要播出了,但是某小花还有一些配音没有完成,对方先是说没有时间,后来又让片方工作一行人来到了她的拍戏片场。结果工作人员到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到另一个组里了,最后还是电视台出面解决了问题,要么配音、要么封杀,“其实配音很简单,我们带上设备,找一个安静的地方,1个小时左右就能结束,不知道为什么要最后搞成这样。”


朱亚文《我和我的经纪人》节目表情包


艺人团队的扩大、随行人员的增加,也会引得厂商、主办方和剧组的不满,“我就很不喜欢艺人带着呼啦啦一群人来片场,你是来拍戏的,又不是来讲究什么排场。”某导演向娱理工作室袒露了心声。


但,如果遇到强势、大牌的艺人,自己带了好多随行人员的,剧组一个月支付几十万人员成本的,也不是没有。


专业度的提升对于艺人经纪这个行业来说是迫在眉睫的,艺人团队的发展经历了漫长、无序的过程,专业化也并不等同于工作细化,但近些年整个影视行业的规范也督促艺人经纪行业向前发展,成规模的艺人经纪公司在不断探索自己商业发展模式,而艺人和艺人经纪公司的关系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国内部分经纪公司一览


产品与产品经理


从当年的“归国四子”到如今各种选秀节目走出来的新人组合,“偶像”已逐步成为艺人的一个重要的分类,和传统的歌手、演员的运营模式不同,偶像的培养走在了传统艺人培养的另一个极端。


传统的艺人依旧在依靠传统的传播介质和观众沟通,通过电视台和观众互动,从而找到自己的“群众基础”,“这样的通路其实是和移动端的粉丝群体有一定的距离感的。”在聂心远看来,无论时代怎么变,这类艺人的工作模式是不变的,无论是影视公司还是电视台、视频平台、厂商,选择这类艺人的原因一定是因为电视观众认知度。


偶像型的艺人则是实现了和C端粉丝的直接互动的,尤其是近从两年网络选秀节目走出来的新型偶像艺人,饭圈文化的普及以及粉丝们的高活跃度都让其成为了偶像的重要附加值,而偶像也因此有了很多代言、各种商业活动的曝光、杂志资源等,这其实多少受益于“与移动端用户互动密切所带来的价值。”


偶像组合NINE PERCENT


从运营模式上来讲,“定位不同,也就说明他服务的目标人群不同。”


倪大红因为《都挺好》中的苏大强跻身成为“顶流”,在最近的一次广告代言中,他的身上依旧带着苏大强的影子,而产品也是和生活相关的内容,并非时尚潮牌。


试想一下,如果蔡徐坤代言一款炒菜锅并向大爷大妈们推荐,最终的效果会好得过没有开通微918搏天堂下载安装注册 博的倪大红吗?


倪大红代言


聂心远认为:将艺人的定位细分,并以不同的模式分开运营,这其实也就说明艺人经纪正在从此前的“大锅烩”状态逐步变成个性化发展。再进一步其实也就说明,艺人已经根据市场需求而逐步专业化细分了,这和传统行业的“产品逻辑”非常接近。


和以往以情感为纽带的关系不同,经纪人与艺人的关系正在逐步发生变化,经纪人不再只是简单的帮艺人打理业务,而是有了“运营”的概念。


“以前的很多艺人的经纪人就是他的助手、亲戚,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很少了。”最初的“保姆型”艺人经纪的模式也早已被抛弃,以情感为纽带去维系一段关系一定是不牢靠的,双方的专业度与相近的三观才是艺人和经纪人之间合作的基础。


“核心团队与艺人,要知道彼此在做什么,彼此要做什么。”


黑金经纪创始人兼董事长聂心远


明确工作界限,找到长久且稳定的合作方式,在人情之外,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由于互联网出身,聂心远十几年前就提出了“娱乐产品经理”的概念,并将自己定义为艺人或者公司的“产品经理”身份。


不同于此前的运营思维,产品经理式经纪人培养、运营一位艺人的方式方法,是更系统、更专业,也更有可控性的,要摒弃“撞大运”的成分。


“经过了前期的策划、出道之后不断升级,不断适应市场、不断的裂变、跨界,这些内容尊龙APP下载安装注册 其实都是产品经理思维的经纪团队去完成的,而艺人没有这个‘产品经理思维的策略者’的话,越多的工作,就会越乱。”


随着艺人在影视产业链中的地位不断提升,不少艺人成为公司的大股东、自己工作室的老板,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放大了对自己能力的想象空间,也抬高了自己的地位,“我认为艺人成为股东这个事情,早年间其实更像是一种资本比较粗糙的、浅显的对经纪公司和艺人之间捆绑的一个手段,所谓股份的事情,变成一种激励会更合理。”

AG环亚娱乐开户


各司其职是艺人经纪行业的大势所趋,艺人、经纪人之间的定位和边界越发清晰。


贾士凯和杨洋、宋茜、颖儿合影


多种运营模式寻求突围


除了艺人工作室、经纪公司这些近年来大热的艺人经纪运营模式,影视公司+艺人经纪的传统组合也在寻求新的突破口,蓝港影业开设自己的艺人经纪业务约2年时间。在这两年,他们也在不断寻找艺人经纪部门和制作部门之间的平衡。


“艺人的发展路径和公司的影视剧作品相匹配,是目前一个相对合理的发展方式。”蓝港影业COO齐云霄告诉娱理工作室,相比于早年艺人和影视公司捆绑却发展很难同步的情况,新人演员+新项目的匹配模式,确实能在二者发展的初期实现双赢。


不留恋于头部大艺人,也不将全部的希望押宝于一位新人。同理,不沉迷于大IP、大制作,在小而美的类型化内容上发力,将性价比做到极致。但同时,这样做的隐患就在于,一旦任何一方的发展较快,平衡也就被打破了。


“刚开始一定都是相互借助内部资源来发展的,但同时各个部门都是独立运行和发展的。”在这种发展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培养和级别划分机制,将原本活泛的感觉量化成为比较明细的流程、制度,以达到相对匹配的效果。同时,二者之间的选择也相对开放,试图将影视+艺人经纪的运作短板拉高。


嘉行新人


项目资源是目前影视公司涉足艺人经纪业务的最大优势,但这种优势也在随着平台的强势开始逐渐减弱,如何与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艺人建立一个长期且稳定的合作模式?


赫茹和齐云霄一起提到了嘉行传媒,而这也是近些年来影视+经纪实现了共同进步的为数不多的公司。


杨幂确实是嘉行传媒的股东之一,但实际上并未对公司的实际业务有太多的干预,公司的发展和杨幂作为头部艺人的发展步调相吻合,同时还在不断的培养具有嘉行标签的年轻艺人,不过度依赖于杨幂的知名度。


与此同时,公司的影视制作也一起发展,让影视与艺人经纪都能在业界站稳脚跟。


杨幂为股东之一的嘉行传媒


除了上述情况,视频平台自身开展艺人经纪业务也是一种新的发展方向,随着视频平台的发展,可以给到艺人的资源也就越来越多。但同时,依托于平台,也无形中给艺人本身带来了一些发展壁垒,平台之间的竞争更是有可能波及到艺人本身。


纵观行业,无论是哪种模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都很难得到业内从业者的一致认同,各种模式下的艺人经纪发展专业化运作确实也在提升,但依旧处在一个较为初级的阶段。


整体的市场大环境就注定了艺人经纪的生态体系还需要发展很长一段时间才有可能形成工业化运作模式,首先,中国还没有健全的行业体系,行业工会没有约束力,其二,目前行业内没有一个大家都遵守的公约,一些劣迹艺人、频繁解约的情况都处在无人监管的状态。其三,恶意竞争仍存,行业规则无法统一。


“我认亚美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为在未来的5年内,中国会诞生头部的网生代经纪公司。这可能不一定是垄断式的,但至少在5G时代来临之际,新型经纪公司的商业思维应该会被彻底认可。那就是时代的产物。所以我也强烈的呼吁大家一定要重视互联网,重视移动端用户。”这是聂心远对于未来艺人经纪市场的预判,或许也是大部分从业者期待。


黑金经纪旗下艺人

施展、李振宁、区天瑞、姚博岚、师铭泽


推荐阅读


主笔专栏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点击一下即可阅读

锦绣未央抄袭成立 李健苏州演唱会

内地港台艺人道歉方式

最强大脑纠纷调查 翻唱版权密室逃脱

撞死了一只羊何以为家 风雨云美国队长复联4

权力的游戏百年孤独 甜宠剧播放量翻拍剧

瓦尔达仲代达矢杜琪峰梁博 王源 蔡徐坤

NINE PERCENT 初代团二代团2013快乐男声

电影节海报奥斯卡柏林电影节戛纳电影节